科技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自媒体

殊途同归后的感慨未来世界上不再有物流企业

自媒体
来源: 作者: 2019-05-17 09:43:59

你知道DHL吗?你知道它曾改变过几个年轻人的人生轨迹吗?

DHL是全球邮递和物流集团 Deutsche Post DHL旗下公司,主要包括以下几个业务部门:DHL Express(DHL快递)、DHL Global Forwarding(DHL全球货运), Freight 和 DHL Supply Chain(货运和DHL供应链)。

1986年12月1日由敦豪国际(DHL)与中国对外贸易运输集团总公司各注资50%在北京正式成立中外运-敦豪国际航空快件有限公司,是中国成立最早的国际航空快递公司。

为何开篇先简单介绍一下DHL,由于正是这家公司,将下文采访的5个人聚集在一起,甚至可以说是“改变”了他们的人生轨迹。

本文采访的5位佳宾分别是虞阳、杨树轶、巴朕,趣活美食送创始人及联合创始人;Mirek、段琰,oTMS创始人及联合创始人。

一家是O2O物流公司,一家是运输管理软件公司,他们有什么渊源?虽然都归于物流领域,但是方向偏差较大,怎样能一起玩?这其中包括了很多曲折故事,有讨论,有争吵,有分歧,有合作,有回归。

某个周日下午,在北京三里屯一家酒吧内,亿欧作者与几位物流老兵一起回忆起那些年的“物流往事”。

2004—2010年

5人由于工作相识,有着共同志向,为物流行业贡献自己的气力,希望改变现状。常常由于好的想法一起讨论,分享工作中的心得。“会成立项目小组,提出解决方案,当时我们的关系非常好”虞阳一边抽烟一边回想说。当时几个人分别在DHL货运中担任销售、IT、大客户经理等职位。

但是在相对传统的物流企业中,太过于缺少创新性,有了想法却受制于现实情况不能实践,还有就是当时的物流市场太过于落后,让几人失去了信心。

“大家都是传统的第三方物流,并没有创新,而且资本也不关注,外资3方企业不断收购国内3方物流企业,存在的问题大家都知道,可就是没人做,那种环境下,不好冲破。”段琰说,“当时内心充满一种无力感。”

在这类刺激下,几人一拍即合,决定出来创业,立志改变现状。让更好的产品为行业带来效益,将服务模式进行优化。

杨树轶回想说,"当时的想法很简单,就是想让企业以技术驱动创新,打破服务模式不合理的现象"。

Mirek在采访中开玩笑表示,“当时出来创业,就是想把DHL支解掉,把传统的物流方式改变,以前的物流模式已经跟不上时期步伐”。

2010—2012年

有了想法就要行动,当然在行动前要有思考,做什么?怎样做?几个人也是没白天没黑夜合计,想利用互联网思维工具打通信息的不对称,但在切入点上却产生了分歧。

一方(Mirek、段琰)主张从工业化信息系统本身出发,一方(虞阳、杨树轶、巴朕)主张做O2O电商、即时配送。双方为此争吵不断,杨树轶说:"当时吵得特别凶,就差动手。"

基于双方观点不同,最后实在没法说服对方,只能分成两拨创业。虞阳一方创建了趣活美食送,Mirek一方创立了oTMS。虽然观点不同,但是始终相信对方是对的,相信对方可以成功。双方立下盟约,无条件支持对方。

兄弟5人的创业路从这里正式开始了。

趣活美食送2012年3月成立于北京798门口的民宅内,当年相继获得了Pre-angel和起点的数百万元天使轮融资。相比于趣活的开门红,oTMS则稍显落后,用段琰的话说,“我们虽然拿融资晚了一年,当时是在憋一个大招,因为系统本身的研发是需要时间的。”一年以后,也就是2013年3月份,oTMS宣布获得紫辉创投400万元融资。

关于趣活美食送成立,还有一个小故事。虞阳、杨树轶、巴朕去打高尔夫,中午饿了点了一份外卖,但是外卖送来的特别慢,而且品控与温控方面做的都不是很好,这也让几个人下定决心,将最后一公里做好。杨树轶打趣道:“段琰、Mirek如果也在场的话,没准我们5个人就在一家公司创业了。”

虽然现在双方早已各自完成几笔融资,但刚刚创业那会的艰苦条件,回想起来,还记忆犹新。

杨树轶说:“当时我们手里有些人脉,做天使融资时,找了一些行业里的大佬,但是人家都不理睬你,后来换了路数,才拿到融资。为了节省开销,公司管理层每一个月只有几千块的工资,办公用具都是二手的,二手电脑、二手家居,甚至到了我们第三次搬家,还有个别家具是当时在北京东郊二手市场买的。现在不是没钱买,是用出感情了,舍不得仍。”

段琰补充道,oTMS后来也是受到趣活美食送的启发,办公用具大部分也是二手的,可以节省很大一笔开消。“新的椅子要上千块,二手的只要几百块就可以淘来,很划算。”创业之初段琰和Mirek的椅子就是淘来的二手货,现在仍然在坐着,“很舒服”。

2013—2015年

经历了那段痛苦、不为人知的历程之后,“互联网+物流”行业在2013—2015年迎来了大爆发,也把一批创业者推向了人生的巅峰,但这批风口上的猪,摔的也是最惨的。

虞阳回想道,那段时期资本市场狂热,创业企业开始膨胀、发热,忘记商业的本质,开始盲目扩张,追求高数据,浮于漂亮的外表。

在这样的大环境下,趣活美食送和oTMS也没能幸免。

杨树轶介绍说,当时趣活美食送在最后一公里的盈利模型没有打磨成熟的情况下,开始快速拓范围,尝试新业务,接通了销售、推行等入口;率先打造了无店面餐饮,线上接单线下餐品复热;代运营金融和外卖平台;承接地推和产品小样派发;为抢规模进行疯狂扩大,接一些低质量的亏损配送定单,完全背离了趣活美食送原有的定位(中高端白领消费人群)。

“当时看数据还可以,但是现在回过头来一看,根本对现在没有任何帮助。最后一公里的核心价值在于配送的本身。”

oTMS那段时间也犯了一些毛病,为了迅速占领市场,也接了一些质量并不是很好的小客户,后来意识到方向偏离以后,开始转向大客户,当然现在也为中小客户提供服务。

2016年至今

意想到错误就要改正,并从中吸取教训。在与oTMS讨论以后,趣活美食送开始精简,放弃不属于自己的客户,专注属于自己的领域,在2015年9月停止“不相关”业务,回归商业本质。

虞阳说:“2016年在回归正轨以后,开始苏醒认识到商业的本质是利润。公司在今年6月份开始有净利润,在下年就是打磨产品,做当初梦想中的事情——打造一款好的产品”。

而更巧的是,这两家兄弟公司相继于今年下半年获得数亿元融资,在这个资本寒冬中,商业模式继续获得认可。

杨树轶透露,双方在信任的基础上,在今年下半年的一次无意聊天中找到了一个新的商业模式,同城配送和物流信息系统也可以有合作的基础。

并且已成功合作了第一个案子,关于凌致时装。在北京地区的店与店之间,利用信息系统与最后一公里的配合,实现最短2个小时,最长1天的店间补货。让商品在线上线下流转更快,还可以实现品牌拼单。这也就是现在的市内配送解决方案,核心就是“智能货运公交”。

这也算是趣活美食送的第二次转型,在将闲置资源盘活的进程中,发现了新的商机。

第一次转型是打破电商梦。“最开始是做外卖,当时还没有饿了么、百度外卖,意想到O2O是一个巨大的市场,餐饮外卖是其中流量入口,要做成这个入口需要庞大的资金,以及非常强大的线上运营能力,而我们几个人都是物流行业技术和管理出身的人,从基因、资金等方面来看是有短板的,与其跟大佬们死拼,不如为大佬们提供服务。在2014年底开始转型,为饿了么、百度外卖等提供配送服务,将对手变成伙伴。”虞阳表示,“放弃是正确的选择,如何把握未来趋势并做好价值定位对初创企业至关重要”。

经过了几年的发展,最后发现,其实兄弟几人做的就是当时梦想中的事情,双方在找到新的销售模式、产品模式后,殊途同归。“中国物流的方式,不管从哪一个角度去切入,都是利用互联网的工具、互联网的思维、互联网的商业模式,向客户提供高效、低成本的物流解决方案。” 杨树轶总结道。

而关于趣活美食送与oTMS今后的关系,几人表示,在今后发展过程中,“双方不排除一切可能,关系会始终暗昧。”

“在同城物流领域,大部分企业的着力点在解决车货匹配问题,本质上也就是信息不对称的问题,但这是第一个阶段,重塑物流市场需要解决的问题。现在第一阶段已经过去,到了中场的位置。在中场时就需要利用互联网、移动互联等技术,优化服务本钱和服务结构。利用技术解决本钱结构的问题,优化生产部分的问题,而不是去解决客户和订单之间的信息不对称的问题。”

杨树轶说,“利用移动互联的工具优化服务本身,这是在城市物流第二阶段互联网革命的核心矛盾”。

“智能物流、智慧物流、大数据等是物流行业产业升级的基础,他(oTMS)脱离大数据、脱离智能物流是没办法玩的,我们(趣活美食送)做的事情脱离智能调度系统、脱离柔性物流智能管理系统,是没有办法做的。没有几千万单的数据,我们不可能知道最好路径在哪里,智能物流是我们运营的基础。” 杨树轶表示。

对未来物流行业的看法,杨树轶认为,“未来世界上没有物流企业,所有物流企业都是IT企业”。

兄弟5人重新聚在一起,就是为了实现最初的梦想,冲破传统的束缚。虞阳说,“我们一直没有分开过,只是最初没法去证明哪一条是最优路径,在创业的道路上,我们会因为对方的成功高兴,也会被激励,但大家的初心不变,用创新和实践去改变中国物流现状,提供更有价值的物流产品,在中国物流发展史上留下我们的印迹”。

兄弟5人的故事到这里并不是结束,而是刚开始,对未来物流行业探索的开始。

版权声明

凡来源为亿欧网的内容,其版权均属北京亿欧网盟科技有限公司所有。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亿欧对观点赞同或支持。

肛周尖锐湿疣怎样治疗效果好
中医如何治疗牛皮癣
中药怎样治疗尖锐湿疣呢

相关推荐